志愿天地

当前位置:首页->辽宁省禁毒信息网->志愿天地

被贩毒集团悬赏百万报复的人

文章来源: 法制日报 更新时间:2017-08-28 11:07:00

   

   

  缉毒警印春荣

  本报记者 王宇  本报通讯员 谢丽勋 张宏辉

  上图 云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太原(左五)代表省委、省政府会见印春荣(左四)。

  下图 印春荣带领官兵清理缴获的大宗毒品。

  害怕的话,就不要干缉毒 

  一名普通人走在陌生城市,如果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肯定会涌起他乡遇故知的意外之喜。但我不会,因为我是缉毒一线的侦查员,最常干的工作是“卧底”。一旦被别人意外认出,或是一个小小的闪失,不但会给案件侦破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也会给自己的生命带来危险,与毒贩打交道不仅仅是勇气的较量,更是智慧和意志的比拼。

  比起那些英勇牺牲的战友,我是幸运的,一次又一次死里逃生,还能继续战斗在缉毒战场上。而我的许多战友,已为禁毒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我要做的就是化悲痛为力量,继遗志永冲锋。因为我是一名党员,不管在什么岗位、担任什么职务,首先要完成好党交给的任务。党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还要想方设法干好,干出点样子。

  印春荣,云南昌宁人,现任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普洱市支队支队长,今年7月28日,被中央军委颁授“八一勋章”。他先后荣获“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全国第二届“我最喜爱的十大人民警察”、公安边防部队第二届“十大边防卫士”等荣誉,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两次、三等功7次

  “今天老子和你拼了!”

  一个穷凶极恶的毒贩面对警察的拦阻检查,眼看罪行败露,一边歇斯底里地大喊着,一边驾车冲卡,疯狂逃窜。

  “站住!你跑不了啦!”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身影一闪冲上去,一手死死抓住车门,一手与毒贩争夺方向盘。他的双脚被汽车拖在地上,鞋子都磨烂了,鲜血直流。车内毒贩猛击他的面部,他忍着剧痛就是不松手……

  他是谁?他就是公安边防部队缉毒战线的一面旗帜——印春荣。

  从外表上看,你绝对想不到,这位其貌不扬、留着小平头的小个子就是大名鼎鼎的缉毒英雄。他是那么的不起眼,仿佛浪花里的一滴水,融入人群就会倏忽难寻。当知道他的故事后,你一定会为他独具虎胆、出生入死的传奇经历由衷折服,也一定会为他血性担当、荡气回肠的家国情怀深深感动。

  当兵,立志缉毒 

  印春荣出生在云南边境地区,这里与东南亚“金三角”毗邻,从小到大,许多因毒品家破人亡的悲惨故事,时常发生在他的身边。

  读中学时,一天晚上,他上完自习回家,经过一条小巷,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个踉跄,用手电一照,吓得大叫——一个已经死了的男人,手里还握着一支没有注射完的针管。后来,印春荣知道,是毒品夺走了这个人的生命。

  成年以后,印春荣又耳闻目睹了更多毒品导致的惨剧——他的同乡因染上毒瘾无法自拔,为了买毒品,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光后,竟然把年仅几岁的儿子卖到境外,而自己也暴毙在异国他乡。

  他的中学舍友,毕业后生意做得不错,还盖起了小楼,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没想到,印春荣再次见到这个同学时,竟是在电视直播的一群因贩毒被宣判的死刑犯中。

  太多的人间悲剧,让印春荣疾“毒”如仇。

  1982年,印春荣高中毕业后毅然报名,希望成为一名公安边防缉毒战士。可他没能实现上缉毒战场的梦想,而是被选拔当上了卫生员。在短暂的失落过后,他这样安慰自己:“能够为战友们和驻地群众看病,减轻他们的痛苦,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16年后,印春荣凭借自己行医经验和敏锐的观察能力,终于得到一次“卧底”机会。

  1998年10月,在一起贩毒案件侦办过程中,印春荣奉命临时充当“马仔”,打入贩毒团伙内部。

  在“交货”路上,两名毒贩和他共乘一辆摩托车。他被两人夹在中间,一旦暴露,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经过一个交通岗亭时,骑车的毒贩闯红灯,被一名交警拦了下来。两个毒贩一看情况不妙,掉头就想逃跑。眼看任务即将“流产”,印春荣赶紧制止毒贩,下车向交警迎面走去。

  那位交警看他有些眼熟,刚想说话,印春荣灵机一动,先开口说道:“老哥,我们是从山里来的,头一次进城,啥规矩都不懂,放我们一马吧!”随手塞给交警一盒烟,并使了个眼色。

  交警明白其中必有内情,说了句“下次注意”,便挥手放行。

  经过这次“历险”,毒贩更信任印春荣了,到宾馆后就取出毒品要和他“交易”。

  “大哥,不急,不急,我们再验验货!不能让大哥吃亏!”

  为拖延时间便于抓捕,印春荣一个劲儿地和毒贩喝茶、聊天。

  “啪!”眼看时机成熟,趁毒贩不备,印春荣突然拿起茶杯,向其中一人的脑袋上砸去,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另一名毒贩一愣,瞬间急红了眼,掏出刀子就向印春荣捅去。印春荣侧身一闪,猛地撞向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家伙。

  这时,设伏的侦查员迅速赶到,一举将两名毒贩擒住,当场缴获海洛因9.85公斤。

  初战告捷,一鸣惊人。从此,印春荣走上缉毒第一线。

    英雄,这样炼成 

  多年来,印春荣行走在刀尖剑锋上,不知扮演过多少次“老板”,充当过多少次“马仔”,冒充过多少回“小弟”。

  2002年5月,在厦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茶室里,印春荣乔装成“马仔三哥”,只身与毒贩会面。这间茶室设在酒店二楼,四周非常空旷,负责抓捕行动的人员无法隐蔽。为了不打草惊蛇,专案组决定撤掉外围保护,只由印春荣一人与毒贩交涉。

  毒贩曾在台湾当过5年特种兵,有一身硬功夫和很强的应变能力,总是枪不离身,身边还有一名身高1.85米、体重100多公斤的彪形大汉做保镖。这名保镖对云南边境的情况十分熟悉,如果印春荣出现一丝纰漏,就会有生命危险,整个抓捕工作将前功尽弃,后果不堪设想。

  “大哥,你放心,保证你绝对满意!”茶座上,气氛紧张、凝重。印春荣镇定自若地用方言向毒贩介绍云南边境的情况、自己的“业务”范围和“货源”组织能力。“如果不信,我用脑袋担保!”印春荣边说边“啪啪”地拍了两下胸口。

  经过与毒贩4个多小时的艰苦周旋,印春荣终于取得毒贩的信任,对方答应跟他一起去看“货”。

  印春荣把毒贩带到专案组预先设下的包围圈,设伏官兵犹如神兵天降。毒贩发现上当后,正欲拔枪反抗,印春荣一个箭步上前将他掀翻在地,牢牢按住,与随后赶来的战友们一起将两名毒贩生擒。

  此案缴获海洛因53公斤、毒资300余万元人民币,成功摧毁了一个以境外毒枭为首、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贩毒集团。

  2003年7月16日,大雨倾盆。印春荣带领专案组在云南省潞西市遮放收费站对一辆吉普车实施检查。眼看罪行暴露,毒贩一边大喊着“今天,老子和你拼了”,一边驱车冲卡,疯狂逃窜。这就是本文开头发生的那一幕。

  送上门的“猎物”,印春荣哪能让他逃走。

  他死死抓住车门,被拖出50多米后,吉普车“砰”地一声巨响,撞上一棵树后翻下山坡。战友赶去支援时,看到印春荣还紧紧地抱着毒贩!这起案件缴获海洛因62公斤,而印春荣的头、肩、背、腿都伤得血肉模糊。

  一次执行任务中,印春荣扮成“老板”的“小弟”,与两名毒贩一起去见老板“耗子”,他与两名毒贩同吃同住19天,先后开车辗转于昆明、贵阳、广州、东莞、深圳等3省7市,与“耗子”苦苦周旋。一路上,毒贩困了睡、饿了吃。而印春荣只能瞪着眼睛熬,饿了啃几口干面包,渴了喝一点矿泉水,困了抽支烟撑着,生理和心理都已疲惫至极。

  经过反复较量,印春荣和他的战友们终于将“耗子”诱出抓捕。此案共缴获海洛因5.964公斤、冰毒225.9公斤、毒资695万元人民币、运毒轿车4辆,抓获犯罪嫌疑人10名。

  由此,一个长期隐藏在深圳、日产毒品20公斤、对社会危害巨大的冰毒加工厂被彻底捣毁,斩断了一个横跨云南、贵州、广东、台湾等地,经营多年的贩毒网络。此案被评为2003年全国公安机关破案一等奖。

  1998年以来,印春荣参与侦办和直接组织指挥侦破贩毒案件3234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246名,缴获各类毒品4.62吨、易制毒化学品487吨、毒资3520余万元人民币,个人参与缉毒量创公安边防部队之最。

  情怀,心系家国 

  印春荣断了毒贩的财路,境外贩毒集团悬赏100万元人民币,扬言要让印春荣和他的家人在世界上永远消失。

  为了防止犯罪分子对他的家人打击报复,每次休假回家,印春荣都会选择深夜才进家,之后一直待在屋里,不随意抛头露面。

  印春荣和儿子约定,每周日晚上通一次电话。每次,儿子早早就守在电话旁,可因为办案,他经常让儿子失望。儿子难过地说:“爸爸不讲信用,我不想理他了。”

  结婚23年来,印春荣和妻子长期两地分居,夫妻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到3年,家庭生活的重任几乎全部落到他妻子肩上。

  一次,儿子生病、岳父住院,印春荣的妻子请假带着生病的儿子到昆明照料老人。当时,他正在昆明办案,几次从医院门前经过,可总不去看望。妻子得知后一时很不理解,后来才知道,印春荣是怕家人被犯罪嫌疑人“反侦查”而盯上,既可能导致案件侦办失败,也可能给家人带来伤害。直到那时,妻子才真正了解印春荣一直从事着高度危险的工作,也逐渐明白丈夫的大爱与大义。

  “点点头,花钱不用愁;挥挥手,就是一幢楼。”这是毒贩们企图拉拢印春荣时常说的话。

  在一次办案中,毒贩指着一张存折,悄悄对他说:“只要放我一马,里面的485万元就是你的了。”

  印春荣果断地回答:“你别做梦了!”

  犯罪嫌疑人恶狠狠地威胁:“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放过你。你休想有好日子过!”

  印春荣坚定地回答:“不过日子,我也要抓你!我要让你们这些万恶的贩毒分子知道,我是你们的克星!敢贩毒,谁都别想逃!” 口述:印春荣 整理:本报记者 王宇

禁毒视频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