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直击

当前位置:首页->辽宁省禁毒信息网->案件直击

“女毒枭”的末日

文章来源: 人民公安报 更新时间:2018-02-14 10:43:00

2017年11月1日凌晨,静谧的夜有着不同寻常的气氛,川陕交界高速收费站发生这样一幕:陕西省旬阳县警方经过一夜的蹲守和跟踪,发现一辆重庆牌照的嫌疑车辆,并对这辆车进行拦截,将车上的3人抓获。在车上的一个鞋盒子里,民警发现了一个塑料袋。当民警打开这个包裹了好几层塑料袋的鞋盒后,在里面发现大量的毒品海洛因。

    在这辆车上,民警抓获了涉嫌运输毒品的驾驶人欧某和吉某。

    根据贩毒女子吉某供述,她运送1000多克毒品海洛因,是受雇于她的四川老乡苦某。而此时,毒贩苦某正在西安焦急等待着这批毒品海洛因。

    为钱铤而走险

    贩毒嫌疑人吉某,老家在四川农村,20岁出头就嫁人了。但是,结婚后她对自己的生活并不满意。嫁到大山里的吉某一直渴望改变命运,婚后没多久就跟丈夫离了婚。回到娘家后,在母亲去世后不久,她就染上了毒品。

    吉某在毒品的泥沼中越陷越深。不仅花光了积蓄,而且还四处借钱购买毒品。后来,她想干点挣钱的事情,满足自己吸毒的欲望。

    在吉某的眼中,那个比她年长10岁的大姐苦某是自己的榜样。苦某为人热情,平时出手阔绰。渐渐地,吉某对于这位大姐提出的要求都会想方设法满足。

    而这次吉某之所以铤而走险,包车到西安去给苦某运送毒品,除了完成对这位老大姐苦某的承诺,而她跑这一趟也能得到四五千元“好处费”。为了能很快挣到这笔钱,吉某从四川包车,连夜赶往西安。但是,让她没有料到的是,民警早已经布下了一张大网。

    异地抓捕“接头人”

    根据吉某的供述,便衣民警立即驾驶这辆小轿车,连夜带着嫌疑人吉某,疾驰到西安与毒贩苦某接头。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警方在村口安排了一组人进行秘密蹲守。当日5时许,当便衣民警驾驶的这辆轿车到达西安市某城中村村口时,一名中年女子正在路口焦急等待着。

    此时,化装成司机的便衣民警,立即将车停了下来。就在这名中年女子去打开车门的一刹那,车上的便衣民警立即对这名女子实施了抓捕。

    正打着如意算盘的苦某,怎么都没有想到,她的行踪早已经被警方控制。

    随着苦某的落网,这个长期在川陕一带从事毒品交易的犯罪团伙能被打掉吗?这个如此嚣张的跨省贩毒团伙,其贩毒网络构成是怎样的?警方又是怎样一步步打掉这个贩毒团伙的呢?

    “飞哥”是谁

    这起案件还得从旬阳警方抓获的一名毒贩说起。

    在掌握了大量的线索之后,民警经过严密布控,2017年6月3日凌晨,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将贩毒嫌疑男子田某控制。

    根据办案民警掌握的线索,田某此次专程坐飞机到西安进行毒品交易,但是在他的行李物品中却并没有发现毒品,这不禁引起了民警们的警觉,随后警方对田某的身体进行了检查,发现他将毒品藏在体内。

    根据田某的交代,民警在西安南郊的某一宾馆内把前来取货的熊某抓获。

    根据熊某的交代,他是受雇于一名叫“飞哥”的人来这里交易取货的。至此,多名涉嫌贩卖、运送毒品的犯罪嫌疑人都已经被警方抓获。

    那么,这些毒品又是从谁那里来的呢?

    民警通过对西安抓获的毒贩苦某的调查,终于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苦某的毒品来源于一名叫白某的男子,警方通过侦查,于四川将白某抓获。根据犯罪嫌疑人白某的交代,他就是“飞哥”,受雇于毒贩苦某在四川等地组织毒品货源,事成之后,苦某就会付给他一笔可观“报酬”。据调查,白某一直在四川乐山从事私家车包车服务,在一次偶然的包车服务中,他认识了毒贩苦某。苦某经常包白某的车,两个人渐渐熟悉了。后来,苦某提出,让白某替自己找一下毒品货源。

    白某是个生意人,不论是对南来北往做生意的人,还是社会上的“三教九流”非常熟悉,也认识一些涉毒人员,就答应了此事。

    于是,白某就走上了联系“货源”的贩毒之道。因为自己做生意,为了掩人耳目,每次贩毒,他就通过其好友熊某将毒品出手给苦某,获利后二人分赃。

    而白某的毒品来源于警方抓获的毒贩田某。

    如今,白某因为涉嫌贩卖毒品,已经被警方刑拘。当冰冷的手铐戴在他的手上时,他说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年迈的母亲。想当初,母亲的教诲和提醒他一直没有放在心上,如今已是追悔莫及。

    “女毒枭”已是4个孩子的母亲

    经过半年多的摸排和布控,旬阳警方终于将一个跨越云南、四川、陕西等地的吸贩毒团伙一举打掉,抓获吸贩毒成员10多名,缴获毒品1677.79克,收缴毒资40余万元,扣押手机7部,银行卡23张,车辆2辆。

    毒贩苦某,老家在四川凉山,如今,她和丈夫已经有了4个孩子,最大的28岁,最小的孩子也已经22岁了。几年前苦某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染上了毒品。因为自己吸毒,苦某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被丈夫发现后两人也经常发生争吵。然而,她一步步陷入白色粉末的深渊不能自拔,为了能快速获取暴利,竟然打起了贩毒的念头。

    面对记者,身为4个孩子母亲的苦某表现出对自己家庭和孩子的愧疚,在她的话语中提到最多的就是自己不配做一个母亲。

    据苦某交代,与她同乡的白某和吉某是多名运贩毒人员中和她关系最为密切的人。白某主要负责在四川、重庆等地替她组织毒品,而吉某就负责包车将毒品运送到西安。每次他们抱着侥幸心理贩毒运毒时,也会担心害怕。(阮仕喜 周瑞儒 谢正斌)

禁毒视频 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