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警务资讯->警营文化 >> 正文

乘风破浪斩毒魔 2018年海上缉毒系列案件侦破纪实(上)


作者: 文章来源:中国警察网 更新时间:2019-01-30 14:32:00
   

  在我国960余万平方公里的陆地边缘,1.8万千米的大陆海岸线拱卫着祖国的大好河山。470余万平方公里海域之上,渔船、货运船往来交织,绘就一幅海上经济蓬勃发展的壮美画卷。

  然而,大海茫茫总有波浪诡谲,船舶往来难免龙蛇混杂……

  毒品,这一遗祸无穷的恶魔,被亡命之徒隐藏,逆浪而行,流毒万里。

  但隐藏再深的恶魔,终究难逃我公安机关依法严厉打击惩治毒品违法犯罪的火眼金睛。

  2018年,公安部禁毒局、中国海警局及沿海各省区市公安禁毒部门共同发力,针对跨国跨境贩毒集团通过海上走私毒品犯罪日益严峻的趋势,联合执法、共同打击,在我国大陆海岸线上筑起一道防范海上毒品走私的坚固屏障。

  海警船头,海岸线上,缉毒民警乘风破浪,手持缉毒执法利剑,立斩毒魔。

  雷霆扫毒!十次收网行动重创毒枭

  广东省接壤港澳,这一特殊地理位置,在带给广东省经济发展蓬勃动力的同时,也使广东成为港台籍毒枭进行大宗海上毒品走私的重要通道。

  “广东一度是全国毒情最严重的省份。”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副局长金晓斌介绍,2013年以前,汕尾陆丰地区生产的冰毒、K粉,每年产量约占全国的67%。

  一场轰轰烈烈的“雷霆扫毒”行动,势在必行。

  “雷霆扫毒之前,广东毒情的‘盖子’还没有被揭开,那是毒品犯罪最猖獗的时候。”金晓斌告诉记者,2014年至2017年,广东省抓住制毒“水龙头”进行源头治理,集全省之力全面清查、持续严打高压,收效斐然。

  陆路运毒线路屡遭摧毁,制毒工厂和窝点纷纷被端。狡猾的毒枭盯上了广东长达数千公里的海岸线。

  “在港台籍毒枭雄厚的财力和强大的背景支持下,贩毒团伙开始寻找海上走私洋垃圾、货品的路线,将毒品犯罪从陆地转移到海上,这就是海上缉毒的起源。”

  针对这一现状,2017年1月6日至10月22日,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联合福建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及相关地市公安禁毒、海警部门,进行了10次海陆收网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80名,缴获冰毒成品约2.4吨。

  部门联动、资源整合,这10次强有力的收网行动使贩毒集团“损失惨重”,为公安部毒品目标“406”号专案的最终侦破、抓获香港籍贩毒集团策划者“毒蛇”阿响打下了坚实基础。

  据了解,“406”案贩毒团伙中,香港籍老板“毒蛇”阿响在幕后策划;汕尾籍“中介”老贵在内地物色船只、组织船员、安排交易;汕尾籍船长“六哥”和6名船员(其中4名为台湾籍)负责出海实施运输操作。

  涉案人员涉及香港、台湾、广东、福建多地,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多数有组织参加毒品贩运的犯罪经历。

  面对复杂的案情和棘手的嫌疑人,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成立专案组,剑指嚣张毒魔。

  放火烧船!南海之上毒枭困兽犹斗

  2017年10月,专案组通过细致排查,发现毒枭“毒蛇”阿响与“中介”老贵准备购买船只,启动下一批毒品运输计划。

  公安部禁毒局立刻部署专案组开展侦查,全面掌握该团伙一举一动。

  12月15日,运毒用船浮出水面——船长“六哥”在福建省宁德市某码头买下长40余米、载重近500吨的“雅虎丸”号油船,并改名“陽宝丸”号,以掩人耳目。

  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侦查一科科长魏古介绍,在“406”案中,案件主谋,毒品来源、去向均不在内地,一旦油船出海,专案组很难掌握主动权。

  “大海捞针、一网打尽。”公安部联合中国海警局作出重要部署,时刻监控船只动向,寻找抓捕时机,在海上收网。

  2018年1月5日,“陽宝丸”号油船出海,直奔台湾高雄。为躲避侦查,“六哥”等6人乘坐快艇先抵达高雄,“陽宝丸”一到达,他们就替下船员,出海接“货”。

  18天日夜不息的追踪,办案民警熬红了眼。

  专案组现场指挥部,气氛凝重。

  1月23日晚,专案组得到信息:目标即将抵达位于南海某处的交“货”地点,船上的毒品将流入某国境内分销。

  “立即收网!”1月24日凌晨,专案组负责人一声令下,三四米高的浪花中,海警3301、3307、46115三艘执法舰向着“陽宝丸”全速前进。

  同时,香港警方同步收网,将在港涉案人员抓捕归案。

  “我们是中国海警,请马上停船接受检查!”海警官兵铿锵有力的喊话声中,海警3307舰紧紧咬住“陽宝丸”。等待“六哥”等人的,只有被擒一条路。

  突然,“陽宝丸”上,一团火焰腾空而起,黑色的浓烟在湛蓝的海天之间翻滚,火龙瞬间吞噬了“陽宝丸”的甲板。“六哥”等人丧心病狂、困兽犹斗,企图烧毁船上毒品,湮灭一切证据。

  “快登船阻止他们!”海警执法舰上,宁德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办案民警洪健急得跳了起来,几个月的侦查跟踪,眼看就要化为乌有。

  然而,烧得滚烫的“陽宝丸”随时有爆炸的危险,海警执法官兵几次试图靠近,均没能成功。

  几个小时的燃烧过后,14时,火情稍有好转,海警执法官兵立刻登船,将“六哥”等4人抓获,另有2人跳海逃匿。

  与此同时,专案组在汕尾抓获老贵,香港警方对阿响等人实施了抓捕。重要嫌疑人无一漏网。

  但被捕的“六哥”似乎并不担心——船上的毒品烧得一点不剩,证据似乎全灭。

  然而,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毫不收敛!在逃嫌疑人再次买船运毒

  “陽宝丸”号被海警执法舰拖回海南三亚港。港口上,公安部禁毒局,广东、福建公安禁毒、海警部门的同志焦急等待着。嫌疑人已落网,取证工作迫在眉睫。

  船入港口,奋战了几个月的专案组成员愣住了:40余米长的“陽宝丸”号甲板焦黑,浓烈的烧焦味久久挥发不去,哪里看得到一点毒品的踪影。

  另一边,异地突审同步开展。讯问中,“六哥”始终回避违法犯罪问题。他认为,没有证据,公安机关奈何不了他。讯问一时陷入僵局。

  “毒品虽然烧掉了,但能不能从燃烧残留物着手?”洪健突然灵光一闪,提出一个设想,案件进展随之豁然开朗。

  公安部禁毒局立刻组织国家毒品实验室专家对烧毁船只进行全面检测。检测发现,船只发动机舱排气口灰烬、生活舱抽气口灰烬、储物舱排气口灰烬及内壁潮湿部位擦拭物、储物舱底部水槽积水、发动机舱积水等5处,均呈典型冰毒阳性反应。

  铁证如山,“六哥”终于垂头丧气地认输:“这次走私的冰毒用茶叶袋包装,总共1000袋,1吨重。我接这个活,其实心里很慌,上船前,我就作了准备,买了几大桶机油备用,随时烧掉‘货’和证据。”

  与此同时,“中介”老贵初步指认了幕后老板阿响,为香港警方提供了坚实证据。

  至此,“406”特大跨国海上走私贩毒案,在公安部的直接指挥,广东、福建两地民警联手出击,中国海警局、香港警方的通力合作下,宣告侦破。

  然而,不等专案组民警放松心情,一条线索通报和一个名字让他们再度警觉起来。

  在专案组民警全力攻坚“406”案时,2018年1月初,福建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接到通报,台湾籍毒贩齐家铭欲入境购买运毒船只,计划前往境外海域接驳毒品。线索显示,在宁德市协助齐家铭购置船只、招募船工者,正是“406”案在逃嫌疑人——陶再闼。

  “刚刚逃跑的陶再闼,居然这么快又冒出来继续作案,我们一开始都不敢相信他有这么嚣张。结果事实证明,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他真的毫不收敛。”福建省公安厅禁毒总队侦查支队支队长秦君告诉记者。

  “这无疑是对我们的挑衅,那么,我们必须亮剑,给予他们最沉重的打击。”福建公安禁毒部门经过周密部署,于2月正式立案侦查,并将该案命名为“1801”特大海上走私毒品案。

  牵出“大鱼”!闽粤警方再度联手制敌

  经过3个月的缜密侦查,2018年5月26日,两艘海警执法舰在南海海域隐蔽接敌、合围夹击、小艇突袭,成功查获涉嫌走私贩毒油船1艘,抓获涉案船工6名。

  厦门警方同时收网,一举抓获包括台湾籍毒贩齐家铭在内的2名嫌疑人。“1801”特大海上走私毒品案被迅速侦破。

  由于出击果断,嫌疑人未及将毒品装船运出即被抓获。在福建公安禁毒部门的有力侦控下,相关证据被固定,嫌疑人被成功移交检察院起诉。

  然而,在对该案嫌疑人侦查时,福建缉毒民警发现了一条更大的线索——与陶再闼电话联系的某人正在广东省进行大宗毒品走私犯罪。

  福建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经过数日侦查,确定该人系湖南省桂阳县人贾参奋。作为“1801”案的延伸,“601”特大海上跨国走私毒品案的侦办在闽粤警方的联手下正式拉开序幕。

  5月11日,福建公安禁毒部门将信息传递给广东禁毒部门,对身在东莞的贾参奋进行跟踪侦查。

  在民警的不懈努力下,贾参奋指挥福建福安人熊伯购买渔船、指挥福建平潭人岭仔带领船员出海接毒的有关资料,均被固定为案件证据。

  循线侦查,办案民警很快获悉,船已经于5月24日凌晨从福建福安出海。

  情况紧急!福安船厂众多,每天几百艘船出入港口。运毒船只外貌特征、船号等信息,警方均不掌握。究竟哪一艘才是运毒船?

  “我们一边调取福安32家船厂的监控进行筛查,一边派数十位民警在船坞走访。”洪健告诉记者,当时筛查工作迫在眉睫,他们调集6名民警,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平均每天每人看将近200份视频,看得眼睛红肿。

  功夫不负有心人!5月29日晚,洪健在一份边防官兵执法记录仪拍摄的视频中,发现了岭仔等人登船的身影。视频中,船身上的文字让陷入困境的缉毒民警精神大振——福远渔55号船!

】【关闭】    

编辑:省公安厅郭辉